-

葉曉裝出一副受到了天大委屈的模樣,“我算計什麼了?”

厲北笙冷哼,“你擔心我會追究你泄密的事情,所以才趁我喝醉,爬上了我的床!”

“厲總,我冤枉啊!當時你喝醉了,突然抓住我,帶我來kai房。你怎麼能……怎麼能把我說成賤人呢。”

“你以為你是什麼人?好人?你配麼?”厲北笙嗤之以鼻,心頭湧起一陣又一陣的噁心,“如果你說的是真的,那你為什麼不抵抗?”

“您的力氣太大了。再說……再說……”葉曉很好地掩飾著心虛的情緒,“我一直喜歡您,您又不是不知道。”

“滿嘴謊言!我告訴你葉曉,彆以為上了我的床,就可以得到我的歡心。看在你**的份上,你泄密的一事,我就不追究了。”

這顯然冇有達到葉曉的目的。

她問道,“那您會娶我麼?”

“做夢!這都什麼時代了,睡了你,就得對你負責?更何況,是你主動gou引的我。”厲北笙說不出來的噁心,“我不向你追責,就已經對你格外開恩了!明白嗎!”

他氣得身體都在發顫,拳頭握得咯咯作響。

葉曉哪裡還敢再說什麼,僵硬地點了點頭,“明白!我記住了!”

“這件事情,不要傳出去。否則我真的會殺了你!”

“好……我知道了。”

“滾吧!”

葉曉連忙整理好衣服,灰溜溜離開了包房。

房間瞬間變得安靜,一想到和她發生了關係,厲北笙就噁心得想吐。

他覺得身上很臟,於是洗澡去了。

熱水沖刷而下,厲北笙眸色之中,幽寒的冷光迸射而出。

如果不是顧延梟,纔不會發生這一切!

十年前,顧家間接害死了他母親!

如今,顧延梟又令得他和心愛的女人決裂!

想到這裡,厲北笙臉上騰起一片巨大的殺意!

……

走出酒店大廳,葉曉心情簡直糟糕透頂。

該死!

費儘心思爬上了厲北笙的床,冇想到計劃被對方給識破了!

說到底,這是因為厲北笙被葉芊那個小狐狸精給迷住了。

否則以她的姿色和才華,他不可能不動心!

暗暗想著,她眸色一寒,決心讓厲北笙和葉芊徹底斷掉。

隨後,葉曉拿出了手機,往葉芊郵箱裡發送了一個郵件。

……

葉芊逃離之後,並冇有趕回陳紅霞的診所。

因為她判斷,顧延梟一定會追上門來。

於是帶領兩小隻、陳紅霞,暫住在一間日租房內。

日租房裡,葉芊和陳紅霞正在對假死藥進行研製。

這時候,突然,手機響了。

葉芊下意識點開一看,是一封郵件。

郵件裡,是一段視頻。

隨著視頻播放,厲北笙與葉曉不堪入目的畫麵映入眼簾。

他們居然發生了關係!

葉芊心神一震。

她冇有感到痛苦,因為對厲北笙並無愛意,隻是替他惋惜。

“厲北笙啊厲北笙,葉曉那種女人,你竟然看得上……”

簡單定了下心神,葉芊迅速投入到繁忙的製藥工作中。

……

“鄭乾,到底發現葉芊的蹤跡冇有?”

“我……我還在尋找!”

“你乾什麼吃的!”

顧延梟鐵青著臉掛斷了電話。

已經足足過去好幾個小時了,仍然冇有找到葉芊的下落。

這令得他無比氣憤。

就在這時,電話突然響了起來。

螢幕上顯示的,是一個陌生號碼。

“喂。”

緊接著,一道神秘的聲音響了起來。

“是顧總吧?你想知道葉芊在哪裡麼?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