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另一邊。

靖王府。

容嬤嬤親自帶著春分夏至秋霜冬雪四個絕色侍女來了靖王府。

容嬤嬤是皇後的奶孃,也是皇後的心腹,地位很不一般,就連楚莫寒也不敢怠慢,楚莫寒受傷不方便下床,吩咐黑鷹把容嬤嬤領到了竹園。

“王爺。”

“嬤嬤怎麼來了,是母後有事交代嗎?”

“冇事冇事,王爺彆動。”見楚莫寒要起身,容嬤嬤趕忙上前扶住他,“娘娘擔心王爺的身體,特意讓我來瞧瞧王爺,王爺身體可好些了?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也不是傻蛋。

小星星前腳進宮人還冇回來,容嬤嬤後腳就到了,母後要真純粹想知道他身體恢複情況,也該派人跟小星星一起回來纔對。

楚莫寒目光一閃,“好些了,多虧了王妃每天來給本王上藥。”

“……”

王爺這是怕皇後為難王妃,所以才故意這麼跟她說,讓她把原話帶給皇後,讓皇後多喜歡王妃一些吧。

王爺以前對王妃可冇有這麼細心。

想起皇後的憂慮,容嬤嬤輕歎一聲,她環視了一圈房間,“房間裡怎麼冇有侍女照顧?”

“本王行軍習慣了,不喜歡侍女貼身伺候。”

“王爺身份尊貴,身邊怎麼能冇個伺候的人。”容嬤嬤把話題引到正題上,“娘娘不放心,這次我出宮,娘娘特意讓我從宮裡帶了幾個人來伺候王爺。”

楚莫寒倏然看向她。

容嬤嬤麵不改色,“人已經在外麵候著了,王爺要瞧瞧嗎?”

“不了。”

楚莫寒拒絕,“王府不缺人,嬤嬤把人帶回去吧。”

“娘孃的一番心意,王爺當真不瞧瞧嗎?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是宮裡長大的,對宮裡的一些手段還是很清楚的,他抿了抿唇,沉聲道,“本王冇興趣,嬤嬤回去轉告母後,本王和蘇星兒成親才兩個月。”

成親短短兩個月時間。

他先是納了蘇以柔打蘇星兒的臉,如果現在再接受母後送來的人,無異於把蘇星兒的臉麵放在地上踩。

換了以前,他是不在意的。

但……

現在他不想這麼乾。

尤其是他現在和蘇星兒還在鬨和離,他這個時候接受母後的人,豈不是把蘇星兒推的更遠?

“唉!”

“嬤嬤為何歎氣?”

“為了春分夏至秋霜和冬雪四個丫頭,她們四個是皇後孃娘悉心調教的,跟王爺還有過幾麵之緣,可惜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竟然一次性送了四個?

楚莫寒臉有些黑,“留在王府耽誤她們的青春纔是可惜。”

容嬤嬤搖搖頭,“我可惜的可不是這個……來的時候娘娘特意交代了,若是王爺瞧不上哪個丫頭,就是那丫頭冇福氣,坤寧宮不要冇福氣的人。現下王爺一個也瞧不上……那四個丫頭也不用回坤寧宮了。”

楚莫寒心底一沉,“母後打算怎麼處置她們?”

容嬤嬤笑著說,“宮裡不留冇用的人,既然她們冇用,自然是不能留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心底更沉,“這是母後的原話?”

“是。”

“她威脅本王!”

容嬤嬤歎口氣,“王爺,娘娘她在宮裡也不容易,隨著禦醫去東宮的次數越來越頻繁,王貴妃現在越發的放肆了。您這邊遲遲不肯鬆口,皇後孃娘也是冇辦法……王爺,娘娘是您親生母親,她不會害您的,她做的一切都是為了給您鋪路,請王爺體諒娘娘一個做母親的心。”

“……”

楚莫寒心底竄起一股子邪火,他的聲音也帶了幾分怒意,“往自己兒子府裡塞通房侍妾,讓本王和王妃夫妻不睦,還說是為本王好?你回去轉告母後,彆的事情本王都能聽她的,唯獨這件事冇有商量的餘地……絕對不行!”

“王爺……”

“嬤嬤彆說了,請回吧。”

“……”

容嬤嬤又歎了口氣,“娘娘料到王爺會是這個反應,所以還托老身給王爺帶句話。娘娘說了,若是老身好話說儘王爺還是不肯收下這四個丫頭,那……就多關注王妃吧。”

楚莫寒臉色倏然一變,“母後什麼意思?”

“娘娘說了,有心算計無心,王爺護的再好也有出紕漏的時候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娘娘還說了,她能坐穩皇後這個位置二十年,該有的手段還是有的。”

……

小星星看著太後給她的令牌,令牌是紫檀木製成,正麵刻著繁複的花紋,背後刻著三個大字——幽靈衛。

令牌手心大小,掂在手裡有些沉。

小星星在花紋凸起的一個點上輕輕一按,偌大的令牌像是觸發了機關,從中間打開,一分為二,露出了令牌裡藏著的銀色哨子。

外祖母告訴她,隻要她吹響哨子,就能召喚幽靈衛。

小星星神色有些古怪。

她摸了摸胸口的那隻無聲哨,嘴角微微抽了抽。

這些古人……

好像很樂於把這麼重要的東西做成哨子啊。

看到令牌的時候,小星星以為幽靈衛是一個組織,但外祖母告訴她,幽靈衛是由十二個人組成的死士團隊。

人雖然不多,但個個都是高手中的高手。

快到靖王府的時候,小星星把令牌揣進了懷裡。

下了馬車。

她一路回到錦園。

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錯覺,她怎麼覺得一路走來,給她行禮的丫鬟婆子看著她的眼神怪怪的呢。

綠兒也發現了。

“王妃,這些人好像不太對勁。”

“看出來了。”

小星星吩咐綠兒,“等會兒去打聽打聽發生什麼事兒了。”

“是。”

不等綠兒去打聽,剛到錦園的垂花門門口,小星星就看到在門口來回踱步的墨羽,他一張娃娃臉陰沉無比。

聽到動靜,墨羽扭頭,看到小星星身邊隻有綠兒,他大步衝過來,“姐,你可算回來了。”

“怎麼了?”

墨羽咬牙切齒地說,“半個時辰之前,皇後孃娘身邊的容嬤嬤帶著四個侍女來了王府,不知道那嬤嬤跟楚莫寒說了什麼,等那嬤嬤一走,楚莫寒就把那四個侍女抬成了侍妾。王爺讓丫鬟婆子收拾了兩個院子,讓那四個女子兩個人一座院子,現在她們幾個已經在後院裡住下來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墨羽額頭青筋暴起,整個人都在瀕臨爆炸的邊緣,他怒罵起來。

“見異思遷的渣男,色胚!”-